加國移民求職路:腳走不通的路,用大腦走

聽史雲教授講過一件真實的事情,有個朋友到她家串門,還把家裡的電腦鍵盤隨身帶著,一問才知,是擔心孩子背著家長偷偷玩遊戲。史雲感慨道,這樣戒備總不是事兒,防一時也防不了永久,況且如今社會上電腦到處都是,反而迫使愛玩的孩子躲到不該去的地方。

這個事例實際反映了一個普遍現象,有些家長視網路遊戲為洪水猛獸,其實這裡有個誤區,就是將網路遊戲的不健康成分與網路和遊戲本身划上等號,這就好比書籍,有健康向上的書,也有低級庸俗的書,如果不出品好書,反而給壞書讓出市場。大溫地區的計算機圖形學專家郅剛先生在這方面不但有自己的真知爍見,把知識教育與網路遊戲的最終結合奉為使命,而且身體力行,正在國際頂尖級網路遊戲開發公司嘗試實踐,為實現這個受惠於千萬人的理想進行著堅實的積蓄。

網路遊戲業迅速躥升,也就是近年事情,但正走紅全球。郅剛說網路遊戲應理解為一種新的媒體形式,使知識載體出現新變化,這種變化體現在不但能看到聽到,還能多層次互動。他滿懷憧憬地說,估計3-5年內其設想就有望變為現實,他會為此記載下華人的才智。這個值得預期的前景善莫大焉,屆時家長們反會鼓勵孩子們接觸網路遊戲,由此引帶一場教育變革也說不準。

這裡一定有發揮空間

郅剛是山西運城人,有首民歌,唱的就是"運城的山來運城的水"。父親由於出身不好,老高中生種地務農。郅剛是家中老大,下有3弟1妹,負擔很重。但農家子弟勤於向學,從運城中學考入華中工學院,即現在的華中科技大學,主修機械製造。從該校碩士畢業後,考入西安交通大學博士生,研究方向是計算機圖形學。

1997年,郅剛獲得國家級電腦教學獎;他還多次獲得過省部級和西安交大的獎勵。

2003年,他研製的"高清晰寬視野大屏幕"產品獲得國家專利,填補了國內空白。

在西安交通大學讀博士的時候,郅剛到香港工作。郅剛的太太雷雨坦言,以前從沒有想過到發達國家,總認為那是高幹子弟才能做到的事情,平民百姓不敢有那種奢望。再後來國內經濟形勢越來越好,自身的發展也蒸蒸日上,更不在乎出不出來了。只是郅剛在香港工作期間,有朋友說合,就很隨意地遞交了一份移民加拿大的申請,竟然很快地就批下來了。

等到Landing Paper真下來了,郅剛倒有些猶豫了,兩口子抱著看看而已的心態,家裡冰箱都還開著,2002年就握著回程機票,利用暑假到多倫多來。接機的朋友見他們兩手空空,就問是來移民還是過來旅遊?倆人雖然有些茫然,但雷雨對老公說:這裡一定有你發揮的空間!

睜大眼找機會

"用腳走不通的路,用腦子肯定能走通。"這是與郅剛和雷雨夫婦交談時,他們強調的一個要點,也是他們移民3年來的最大體會,是用實實在在的經歷得到證實了的。

幾乎所有移民遇到的困苦,郅剛夫婦都遇到過。他們特別體認到,心態十分重要,不管在國內條件多好,移民加國後要有"從頭越"的心境。

落地後第二天,郅剛就買張月票,拿著地圖出門認路。第4天在超市遇到一位雜工,郅剛本能地幫了一把手,對方獲知他是電腦教師,就介紹他海南同鄉會,到那裡教老僑上網打字,這也是他在加國的第一份工作。

從教研究生到教老僑,收入菲薄,郅剛並沒有覺得屈尊掉價,反而十分珍惜這個切入加國社會的機
會,認真做教學備案。郅剛不會說廣東話,就用普通話加英語連帶比劃。等他離開這裡時,已經把這個教學點辦得有聲有色。

這也使郅剛夫婦明白一件事:睜大一雙發現的眼睛,機會總得自己去爭取。後來郅剛想把那個電腦學習班轉交給其他新來的大陸移民,孰料對方卻看不上眼,清高得不屑一顧。對此他說要放下架子,不以善小而不為,走出去才能有機會。

登陸3個月後,為了博士答辯郅剛返回西安,2005年1月又來到多倫多。當時有朋友建議他先打一份工,晚上學個什麼證書,以後爭取個技術職位。他與妻子冷靜地分析當時的就業市場,決定不去盲從。

郅剛歷任西安交通大學副教授、香港城市大學研究員、西安圖強公司總工程師,主攻計算機圖形學,在這一行有超過15年的經驗,加拿大有著名的 Maya、3DSMax等國際一流的圖形軟體公司,聚集了全球的圖形學高手,雷雨就鼓勵郅剛去職場試試看:如果行,你就給他們當老師;如果不行,你就給他們當學生。輸給他們不丟人,最少我們能知道個中差異有多少。

那時郅剛天天在商業區轉悠,見公司就進去,不放過任何爭取面試的機會。

不迷信常規

和許多新移民遇到的狀況一樣,郅剛發出的簡歷都石沉大海。他就虛心向別人學習,參加各種就業培訓,了解到正規簡歷不要超過兩頁,照貓畫虎地寫完寄出,卻沒有迴響。他們意識到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就潛心研究,終於發現癥結所在:就職培訓老師教的簡歷方法固然不錯,但也要針對所的行業特性,分析用人單位的需求習慣,制定自己的書寫方法,儘可能將自己的優勢寫出來。

結果內容豐富"嚴重超標"的簡歷發出後,馬上電話面試源源而來。但結果不甚理想,有家公司面試一半就取消了,理由是英語很有問題。為了克服語言障礙,郅剛每天不停地聽各種語音資料,整整2個月,除了睡覺,他的耳朵沒有離開過耳機,從圖書館借來成捆的書和帶子,有益的信息都列印出來。倆人有一個堅定的歸零心態:一切從新學起,珍惜每次面試機會。

直到後來郅剛可以在面試中對答如流,有時還能駕馭和引導話題,朋友都笑說他成了"面試英語高手"。

有一天路過多倫多電影學校,郅剛徑直進去求聘,直言自己在電腦方面的實力,與人事官員、系主任、校長一路談過去,終於如願以償。

恰在此時,多倫多ATI要招聘工程師解決一個久懸未決的難題,正是郅剛在國內研製大屏幕產品時攻克過的問題,所以他沉著地承諾,這不是技術問題,只是一個工作量問題!就憑這句話,他走進了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電腦顯卡公司。

通過一系列求聘,"不迷信常規"就成為郅剛感同身受的體驗,做事一定要用自己腦子判斷,不能人云亦云。

每次面試,他們事前都做過多次謀劃,考慮怎樣揚長避短,最大限度地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他們預想到,如果面試現場有黑板,就到黑板前多用圖表展示,這樣俯視對方形成一種心理平衡;如果沒有黑板,就適時用紙張畫圖,多用動作來彌補英語表達上的短處,避免在陳述時被對方打斷,盡量把談話引入自己的可控領域。

郅剛夫婦都說,初來乍到的技術移民,軟實力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往往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為技術移民大都具有高學歷,甚至高職稱,有的工作經驗和經歷也都很豐富,可以說擁有太多的硬實力。但由於軟實力發揮得不理想,或者過於倚重硬實力,在加拿大眼下不承認海外學歷和強調本地工作經驗的情況下,就特別影響就業的滿意程度,有了挫折還容易患得患失,形成惡性循環。

郅剛說,華人有個特點,看到差距很快就能趕上,關鍵在於要對方能找到你,有意願接觸你,然後才能重視你。時常講"入鄉隨俗",問題在於要明白 "俗"是什麼,才能定位自己,突